当前位置:
首页
> 其他信息 > 校长精品推荐
钱梦龙:这才是名副其实的语文课
发布日期:2016-04-22信息来源:大汉网络浏览次数:字号:[ ]

        钱梦龙:这才是名副其实的语文课

   很多老师感言:语文是最难教的;学生也很犯愁:语文是最难学的。当下传统的语文课堂似乎走进了死胡同。

   这篇文章是钱梦龙老先生给徒弟肖培东老师《我想浅浅地教语文》一书写的序。一个是语文教育界的泰斗,一个是浙江语文教育名师。他们是如何看待语文教学的?又是如何上语文课的?

          语文课愈来愈不像语文课

   “这是名副其实的语文课”,在语文课愈来愈不像语文课的当下,这句本来不能算评价的“评价”,已经变成了对语文课的“高度赞扬”。有人说,当前的不少语文课像思想品德课、像人文教育课、像青少年修养课、像政治课、像班会课、像活动课、像生命哲学课、像音乐欣赏课、像图像展示课……什么都像,就是不像语文课。

   培东的可贵之处,就在于始终坚守着语文教学这块“一亩三分地”,他上的每一堂语文课,都是不掺杂质的真正的语文课。在形形色色的新思潮、新理论纷纷涌入、“乱花渐欲迷人眼”的时下语文教坛,这种坚守尤其需要勇气和对语文教学的深切理解。

   语文课程是一门什么课程?中小学设置语文课程究竟是干什么的?人们在纷纷引入各种新思潮、新理论的时候,似乎忘记了关于语文课程的这些根本问题。正如一位黎巴嫩诗人说的:“我们已经走得太远,以致忘记了当初为何出发。”在这一点上,培东的头脑始终是清醒的,教学的取向始终是明确的。


   他所有的教学活动,都清晰地指向一个目标:提高学生正确理解和运用祖国语言文字的能力。因此,他的教学中每一个重要的教学环节,几乎都围绕语言教育展开,并巧妙地把思想、情感、情趣的熏陶感染有机地统一在一个生动活泼的语言教育过程之中,真正体现了所谓的“工具性和人文性的统一”(这句中加个“所谓的”,因为我并不赞同对语文课程特性的这种表述)。这样的例子,在本书的十六个案例中到处都有,甚至可以用“俯拾即是”来形容。

    中小学究竟为什么要开设语文课?

    读了这十六个案例,我的一个最突出的印象,是培东对朗读的异乎寻常的重视。语文界早有不少有识之士大声疾呼:把琅琅书声还给语文课!培东做到了,而且做得如此成功,如此出色。在他的课上,朗读不仅仅是教学过程中的一个“环节”,更不是一种可有可无的点缀;如果把他的每一堂课比喻为一幢幢精心设计的建筑物的话,那么朗读就是这些建筑物赖以支撑起来的骨架。

   他的大多数课都是在师生的琅琅读书声中层层推进,最后进入文本深处的。比如,在《山羊兹拉特》一课中,仅仅表示羊的叫声的一个“咩”字,学生在老师的引导下就读出了不同的声调和语气,生动地表达了人与羊之间那种互相信赖的动人的情景。我当时就在教学现场,听到孩子们动情地读出几个不同声调的“咩”的时候,在为孩子们深情的朗读感动的同时,不禁在心里为培东的教学构思暗暗叫好。

   尤其应该指出的是,这样的朗读训练在本书中不是一个孤例、特例。它们内容尽管各不相同,但主导理念是一致的。这些生动的教例,似乎仅仅指向一个浅层的教法问题,其实是关系到语文教学的一个根本问题:中小学究竟为什么要开设语文课?

   培东用他的成功的教例回答我们:为了培养学生正确理解和运用祖国语言文字的能力。

   如何“浅浅地教语文”?

   怎样培养学生正确理解和运用祖国语言文字的能力?

   培东又用他的成功的教例回答我们:只有一个办法,就是老老实实地把学生引领到读、写、听、说的实践中去。

   培东的成功的教例同时又告诉我们:在读、写、听、说四项实践中,“读”是基础,因为学生只有在“读”的过程中才能更好地积累语料,形成语感,悟得语言规律,发展语言能力,同时又接受文本语言所蕴含的思想、情感、情趣、情操、价值观的熏陶感染。“读”是语文教学基础的基础,核心的核心,读之功能,可谓大矣!所以叶圣陶先生说:“语文教师能引导学生俾善于读书,则其功至伟。”以“其功至伟”四字评价教师引导学生读书之功,可谓振聋发聩!


   读,包括朗读和默读,二者各有不同的作用。而朗读对培养语感、体会文本的思想情感尤为重要,却长期被我们所忽视。现在的语文课上已很少听到琅琅书声,即使有,也不过是走走过场、应应景而已。培东的语文教学之所以可贵,就在于把朗读放到了它应有的位置上,使其功能得到了酣畅淋漓的发挥。

   培东解读文本由于始终紧紧抓住语言这个“基本元素”,披文入情,沿波讨源,因此他的教学总能给人以举重若轻、水到渠成之感。

   比如他教《皇帝的新装》一课,既没有一般老师通常采用的作者和时代背景的介绍,也没有对故事情节的梳理,更没有课本剧表演之类的热闹场面,而是从引导学生品读文中“夸张”的语言入手,进而思考“是谁导演这一场闹剧”,引发对成人世界复杂内心的探究,最后通过对结尾语言的改写、比较,既联系现实,又进一步挖掘了《皇帝的新装》的深层意蕴。

   整个教学过程,如行云流水,老师教得潇洒,学生“读”得轻松,但对文本的人性内蕴的挖掘入木三分。

   在语文教学被各种貌似“深刻”的“理论”折腾得面目全非的当下,培东的教学看起来似乎是显得“浅”了,但正是这种“浅”,却深入到了语文教学的精髓、真谛、本源。正如我们说“绚烂至极而归于平淡”,这时的“平淡”已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平淡,而是绚烂之至以后向平淡的回归,是绚烂的高级形态。

   我为培东“浅浅地教语文”喝彩!

返回顶部】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
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